张宁:刻印和书法都是创作者在表达对文字的领

2019-03-29 01:27栏目:羽毛球
TAG: 张宁

  张宁,笔名子泥,江苏淮安人,一九七九年出生,六年军旅,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高级注册教师、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淮阴师范学院大学书法讲师,本次荣获

  在张宁的童年,外公是他的书法启蒙老师。老人家是个手艺人,上过私塾,写得一手好字,张宁自小跟随外公学习书法,后来知道外公教的叫“柳体”。

  再后来,张宁跟随淮安方照理先生和厦门罗钟先生学习书法,在两位老师的指点下开掘了书法之门径,之后二十余年徘徊于秦汉魏晋间。

  在部队的时候,常有电影放映。张宁在一方小玻璃上书写了电影的片名,透过投影仪就可以将字放大。手写幻灯片——这是八九十年代电影院最流行的宣传手法之一。

  退伍后,张宁从未放下过对书法的钻研,即使平时工作忙碌,但只要有闲暇时间就会提笔写上几幅。“说实话我也是一直在模仿,从古至今,只要自己喜欢的都要临一临、仿一仿,王羲之是学书法的人都绕不开的,我还喜欢颜真卿,赵孟頫的行书,最近在写米芾。”张宁常有感受:“有时候临久了、入境了,隐约能看到字是活动的,仿佛古人在眼前书写一样。”书法是临摹艺术,是临摹高手们的天地,临摹高手定是创作高手。李可染先生说,花最大的力气打进去,再花最大的力气打出来,其实,但凡能打进去的,都是高手,没有打不出来的。

  现在,张宁正探索印刻之道。他觉得用刀和用笔都是相通的,写字时笔尖有两种状况,笔头在一种尖的时候为束毫,多体现中锋,另一种是扁的,就好像刻刀的刀锋一样,此时为铺毫,多体现侧锋。同时,刻印的前提也是学好篆书,也是一种很好的磨练方式。刻印和书法,都是创作者将对文字的领悟展现在不同的载体上,笔锋不变、字韵不变就风骨依存。

  对于传承,张宁在工作之余,还担任了几所学校的书法课老师。有两个孩子,自然也有教他们学书法,用张宁的话说就是自家的小孩不太好教,但他们其实也很有兴趣,每次我写字刻章时他们都会在一旁看,然后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模仿,“小孩子的天性就是模仿嘛。”

  漫漫书艺长路,张宁在苦苦追求中,沿着它透射出的一点光,看到它的表象,触摸到它的触角,捕捉到它的身影,书法是值得他穷极一生所追求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