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腾一:F1有多远

2019-03-29 01:24栏目:赛车
TAG: 江腾一

  除了现年22岁的荷兰籍华裔车手董荷斌,4个最有望成为F1“中国第一人”的青年正在茁壮成长,他们是:20岁的程丛夫(北京)、19岁的江腾一(上海)、23岁的陈少权(香港)、20岁的詹家图(香港)。董荷斌今年将参加F3比赛,而后4人仍需在中级方程式上打磨。

  3月4日下午,在上海杨浦区一幢外销公寓楼里,记者见到了出征前的江腾一。33小时后,他登上了赴意大利威尼斯的航班,2004雷诺方程式比赛正等着他。

  抢先出门迎客的是一只棕色“博美”犬。它衔着裤脚将我引进江家客厅:巨大的背投上摆着民营企业家办公室里常见的“一帆风顺”的木船(只是这一艘比较庞大);客厅不大,却看得见风景;墙上巨幅黑白照中的漂亮女子是江腾一的妹妹江玉婵,此刻她正在新加坡念中学,与江腾一一样,她在家庭的支持下选走一条非常规的成才之路——试图成为一个影视明星。

  江腾一,身高1.73米,白皙,头发剪得有型有款。他刚刚过完19周岁生日。

  狭小的卧室里有台液晶屏电脑,通过它,江腾一跟赛车的朋友常有联系;书橱有一格摆满他童年时的车模玩具——每一枚差不多一节拇指般大小;其上一格,一顶鲜红的棒球帽端然而坐,“上面有舒马赫的签名”。

  父亲江妙林正在接听、拨打电线年的赛事,为了订第二天法航的机票。母亲邬秀珍在翻影集:“有一张是——小辰光,坐在床上玩车模,别的孩子玩枪玩炮,他从小就喜欢车。”

  江腾一是个学习成绩相当一般的人。“小学上过两个,一二年级还算优秀,后来就不行了。初中念过3个学校,高中读到高二。9年读了5个学校,够厉害吧。”江腾一说,如果不是13岁那年偶尔在曲阳公园俱乐部与卡丁车一见如故,他这一生会很平淡。

  13岁时的江腾一身高不足1米,钻进卡丁车后却让父亲倒吸口气:起步、停车、弯道、避让、超车,游刃有余,“帅”得像个“老手”。江腾一告诉我,那叫“车感”,一种上去就可以驾驭那个四轮之物的美好感觉。从此,一心想培养儿子“霸气”的父亲很舍得每次1500元的费用,让儿子过过车瘾。他当时的想法,不过是开发孩子智力,训练其快速反应而已。

  但江腾一却一发不可收。在卡丁车赛道上,他站位、出发、抢道、合理冲撞,平日里的斯文荡然无存,“车子一出跑道,我就一个目标,超!超!超!”

  江腾一的车感还表现在他考驾照上。早些年,因为没满18岁,尽管手痒得不行,他也只能坐车而不能开车。2003年4月,江腾一一共去了两次驾校,轻松拿本。此外,“业务”是这样钻研的:每当有人说起刚刚看到好像什么电视台在转播F1,他即刻瞪大眼,一个转身:“真的啊,快告诉我哪个台!”然后,脱去外衣,一屁股坐进沙发,拧开饮料瓶,紧握遥控器,突然吆喝:“等会儿都别说话了,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小他5岁的妹妹于是宣布:“江腾一又疯了。”

  江腾一所在的学校给予了一定的支持。当江腾一拿着全国卡丁车青少年比赛的邀请函站在老师面前,老师先说:“马上就要高考了,同学们都在争分夺秒,你还要请假?”江腾一低头、无语,却不肯走。老师于是叹口气:“算了,你早去早回吧。”江腾一告诉我:“也许开车开出点名堂,学校也光荣。”

  1998年全国青少年卡丁车邀请赛第三名,1999年全国卡丁车邀请赛第二名,2000年澳门卡丁车邀请赛……2001年5月,江腾一终于跑出了国门,成为中国第一个参加德国卡丁车邀请赛的车手。

  那40天的德国之行,最激动的是父亲。当江腾一的22号赛车出现在赛道上,江妙林通过翻译听明白高音喇叭里在说:“现在,赛场上第一次有中国车手参赛,小伙子今年只有16岁,他的车号是22,让我们看看22号车在哪里,22号!22号!”江妙林复述这一段往事,俨然现场直播,而且,个别音节分明在颤抖。

  江妙林认为,上天往往会给不同的孩子不同的天赋,就看社会和家庭如何帮助开发、引导,让这些天赋演变成个人竞争力。“放弃读书去开车,这在以前是不大可能的。所以我说,江腾一是幸运的一代,因为他赶上了好时代,在比较小的年龄接触到赛车,他有可能成为中国第一代F1车手。”

  2000年,江腾一退学,专事赛车。“不走读书这条路,也能出人头地。”江腾一非常干脆地说。

  江妙林原先在医院工作,后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公司,继而成为股东,此外在老家投资一些房地产,略有积累。邬秀珍是全职主妇,早些年在股市颇有斩获,这一切,决定了江腾一“玩车”的可能性。

  “小时候到曲阳公园玩卡丁车,一次1500元,每个月加上油钱、车损和工作人员的服务费,总要六七千块。1998年买了第一辆卡丁车,最低档的那种,3.8万,后来发动机升级,前后换了7个,每个都要1万块。总共买过3辆卡丁车。再后来向香港车队租车,跑一场连租车费带机械师3万元。幸好后来经纪人找上门来,否则家里肯定供不起了。”江腾一说,这些年来,父母砸下的钱有二三百万元。而对江妙林来说,投资于儿女的志趣是他的另一宗事业。

  “说实话,我们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如果不是做生意有点积蓄,江腾一根本不可能有今天。”邬秀珍说。

  经纪人黑辛格适时从天而降。他是舒马赫经纪人的女婿,一眼看中开卡丁车的江腾一,将小伙子领进了德国ICM公司(德国国际赛车管理咨询公司)。

  2002年7月,17岁的江腾一怀揣梦想踏上德国,开始宝马车队的试训。“他们都是有经验的车手,我常常会自卑。但欧洲的赛车氛围真的很好,人们懂得如何欣赏赛车,看比赛就像节日,车迷开PARTY、喝酒、娱乐。”

  这次训练的实质是宝马全球方程式新手选拔赛,50人中选5。江腾一跑了第八,没能得到宝马赞助。

  2003年4月,在经纪人的安排下,江腾一加入德国大众在奥地利的大众方程式F3赛事。德国大众负责江腾一和陈少权这两名中国车手参赛所需的车辆及配件,并有单独的技师配合训练,仅训练与生活两项,赞助即达每年140万人民币。

  先是每天两个半小时的英语课和电脑课,下午健身及适应赛车驾驶座的高温,参观制造方程式赛车的工厂并帮工人干活;后来是每天8小时的艰苦训练,长跑、登山、游泳。江腾一第一次接触到F3(被视为F1预备队)。江腾一当时的目标是:成为一个线车手。

  “那次比赛成绩不理想。每到我表现好的时候,不是机械故障就是别的什么毛病,想都想不到。”江腾一告诉我,有一天在弯道上,弯点上突然站着两只鸭子(赛场内怎么会出现鸭子?谁都不知道),“我又不想轧死鸭子,就开到草地上撞车退出比赛了。”江的机械师后来总结说,这孩子是该年度全世界赛车手中,除了死去者最倒霉的人。

  “赛车真是个砸钱的行当。”上海大众333车队的葛军有感而发,“是不是赛车世家(指陈少权)不重要,关键要有个好爸爸。”不独江家的两三百万,北京小子程丛夫的父母据说投入更要翻一番,这个亦被誉为“F1未来之星”的车手去年已被上海国际赛车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郁知非推荐给麦克拉伦车队。而去年8月,当培养过舒马赫兄弟、巴里切罗、弗伦岑等年轻车手的乔丹车队掌门人访问上海时,郁知非特意安排江腾一为乔丹献花,其意明显,为他创造一次被“培养”的机会。

  江妙林告诉记者,每年,他与妻子都会跟随儿子的赛事抵达一座陌生的城市,而在那里他们总会遇见另一对夫妇——

  来自北京的程丛夫的父母,他们下榻在同一个酒店,白天看儿子们比赛,晚上聊车手、车队、赛经,以及儿子们可能的远大前程。但他们都在为赞助商发愁,单靠家庭,这砸钱的事业难以维系。“就是董荷斌,名气已经挺大了,也在为拉赞助头痛呢。”邬秀珍说。这是每个起步阶段的车手不能承受之重。

  2003年,法拉利车队消耗了3.5亿美元,其中包括支付车王舒马赫高达3500万美元的年薪(2004年,其年薪增至4000万美元)。而2003年,江腾一为大众车队效力的收入是3.5万欧元。对比产生差距,差距需要砸钱。

  与奥林匹克运动会、世界杯足球赛并称为世界三大体育运动项目的一级方程式大赛像它通常展现的那样充满硝烟:撞车,飞起,翻着筋斗,冒起浓烟;一小队救护人员匆匆赶到,刨出人事不省的车手。

  除了金钱,江妙林和妻子也考虑过危险。“舍得?谁家的孩子不是父母的命根子?可是你问江腾一,不让他开车,行吗?”邬秀珍说起1999年的一天:江腾一参加卡丁车训练,回家却早,说累了,要早点休息。直到晚上队友打电话来询问,做妈妈的才知道下午儿子被一名新车手撞出了赛道,整辆车压在他身上。队医赶到时,他早已昏迷,送到医院后才醒来。除了腿部明显的灼伤,医生提醒有内伤的可能。

  “我当时真是心疼极了,真不想让他再开了。”但江腾一一脸执著:“我什么都可以不干,就是不能不开车。”“我也想了很多,万一他确实是个好苗子,我们的一个决定就可能断送了他的一生。更何况当时为了他开车我们几乎投进了一切,从财力到感情,就这样放弃也不甘心。”邬秀珍说。

  还有一种危险,如果赞助商无着落,江腾一便无法参加比赛。没有比赛意味着无法拿成绩,无法吸引下一轮的赞助。

  事实上,江腾一现在走到了一个不尴不尬的阶段:往前,是F1——但国内目前对赛车的关注,从观众到企业都在起步阶段;往后,似乎没有退路。“如果因为赞助的原因,走不下去了,这种可能不是没有,我们也想过的。”江妙林平静地说。

  江腾一2003年参加的德国大众方程式比赛在年底突然宣布今年停办,令他和经纪公司措手不及。德国ICM公司四处出接洽,但可能的赞助商都已结束了年度广告预算,表示遗憾。江腾一此番前往意大利参加雷诺方程式大赛,只获得4万欧元的赞助,而跑完整个赛季至少需要25万欧元。父亲的意思是:“咬着牙也要让他跑完2004赛季。”

  江腾一今年加盟的意大利Prema Power车队位于距离威尼斯50公里左右的小城。车队善于培养优秀的年轻车手,1990年,著名的F1车手雅克·维伦纽夫就是该车队成员。目前,他们主要为丰田车队培养后备人才,拥有F3和雷诺方程式两种车型,是世界上这两个级别最好的车队。

  江腾一所在的车队有两个日本车手和英国车手,他们是去年意大利雷诺方程式的年度冠军车队。今年的比赛共分9站,其中2站分别在比利时和德国,其余在意大利本土。3月14日,第一站比赛已经拉开帷幕。

  方程式赛车是一项非常科学和严谨的运动,顶端是F1,基础是人人都无法绕过的卡丁车。舒马赫、塞纳、哈基宁都先后是卡丁车的全球绝对冠军。

  在一级方程式和卡丁车之间,是阶梯型的循序渐进过程,包括中级方程式、F3及F3000。不过,也有天才,像芬兰车手莱科宁。他在两年前进入F1车坛之前,只参加了23场雷诺方程式比赛,在2003年取得了F1世界亚军,他目前是江腾一心中的偶像:“莱科宁是我前进的方向。”从中国车手的目前状况来看,董荷斌今年将参加F3比赛,而程丛夫和江腾一等仍需要在中级方程式上打磨。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第一位F1试车手最快也要在两年之后才能诞生。-